阻击新冠肺炎将是持久战更需预防当先

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执行主任迈克尔・瑞安3月6日在日内瓦表示,尚无证据显示新冠病毒会在夏季自行消失,当前各国应全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必须假设新冠病毒在夏天仍具有传播能力。为此,各国必须抓紧行动,而不能指望新冠病毒会像流感病毒一样在夏天自行消失。

现在在热带国家新加坡,截至3月7日,累计确诊138例新冠肺炎。同时,正处于夏季的澳大利亚至3月8日也确诊77例新冠肺炎,而且有3例病人死亡。这说明即便面对炎热的夏天,新冠病毒也毫不退让。

没有医保者若遭感染,敢上医院吗?

美国疾控中心(CDC)

美国政府对于疫情的致死率问题,自然也是高度重视,因为这直接关乎公众以及市场面对疫情时的情绪。日前,总统特朗普本人就对世卫组织给出的疫情致死率数据提出了强烈质疑。在接受采访时,特朗普表示,直觉告诉他,“3.4%是一个错误的数字”,他认为致死率将远低于1%。对于特朗普政府试图“淡化”疫情威胁的做法,有前美国政府官员批评称,“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论制造了一种危害公共健康的虚假安全感”。

在美国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后数周,CDC不仅为开展检测设置了较高门槛,且为美国各州提供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严重不足。许多美国卫生专家担心,因为前一阶段检测不力,目前美国可能已经存在许多未被发现的感染病例。

面对汹涌的批评之声,美国国家免疫和呼吸疾病中心主任南希·梅森尼耶在3日电话记者会上解释称:“随着越来越多的测试在各州进行,这些数字(指被移除的两项)将不能代表全国范围内的实际情况”。梅森尼耶强调,各州的统计速度更快,如果CDC与各州的统计数据之间存在差异,那么各州的数据是最新的。梅索尼耶还表示,CDC将继续对新冠病毒检测人数进行追踪,但不会实时披露这些数字。显然,这一公关并没有解决很多人的关切。最先提出质疑的记者勒格姆在会后发推特表示,CDC没有说明会不会、何时以及以何种方式公布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的人数。

针对乙肝,治疗当然是重要的方式,但最有效的方式是研发疫苗,并靠接种预防,尤其是对于新生儿最为有利。后者如果感染乙肝病毒,未来90%以上将转为慢性乙肝,以及发展为肝硬化、肝癌等。

CDC统计数据让人很挠头

实际上,自美国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以来,CDC的官方统计就一直严重滞后。直至上周,CDC官网仍只在每周一、三、五更新数据。3月2日开始,CDC的更新频率调整为周一至周五每天中午发布,但当天发布的数据截至前一天下午4点。在美国疫情加速蔓延的背景下,美国各大主流媒体自行统计的确诊病例数字,往往跟CDC发布的数据相差百例以上。或许是因为受够了CDC的时延,美国多所高校甚至一些民间团体也都“自力更生”,加入到统计确诊数的队伍当中。

因此,抗击新冠肺炎很有可能进入打持久战的模式。对待这种长期伴随人类的传染病,历史经验告诉人类,需要以预防为先和预防为主才有可能打赢这场持久战。

1986年,美国默沙东公司的第一支基因工程疫苗――重组DNA(rDNA)乙肝疫苗获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批准上市。1989年,默沙东承诺不收取任何专利费或利润,将这一生产技术转让给中国。1993年,中国生产出第一批重组基因工程乙肝疫苗并开始接种。

从1993年开始到2018年的25年间,以每年2000万新生儿计算,中国至少有5亿新生儿接种了乙肝疫苗。1992年以来中国至少有效减少儿童乙肝病毒表面抗原携带者近1900万人。

随着疫情不断加重,公众对美国政府疫情应对的不满也在增多,前一阶段检测不力,是受诟病最多的一个问题。

如果新冠肺炎长期伴随人类,就应当研发出疫苗并仿效对待乙肝进行防御,由此才有可能获取抗御新冠肺炎的全面胜利。还有一种可能是,新冠肺炎未来将变得像流感一样,每年都会骚扰人类,因此,也需要靠疫苗接种的手段来控制。

就医者本人最终需要为账单掏多少钱,则取决于有没有医保、医保是否充分。据《时代》杂志报道,目前有超过2700万美国人没有任何形式的医疗保险,医保不充分者则更多。大量美国公众拥有的医保都有较高的免赔额,即在医疗支出达到特定额度前,保险机构将不会帮助支付费用。《国会山报》报道称,通过雇主购买的医疗保险计划的平均免赔额约为1650美元。专家就此指出,经济负担可能会导致一些人放弃新冠病毒检测,从而可能导致病毒的进一步传播。

阻击新冠肺炎,预防是未来更为重要的方式。以预防为主除了要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如不吃野味等,同时要研发疫苗和特效药物,两者并行不悖。研发疫苗是当务之急,也是重要的阻击方式。就像人类应对乙肝,主要就是靠疫苗才有效控制住了乙肝,取得了初步的胜利。

除了时延问题,CDC另一个引起大量吐槽的做法是从3月2日起在其统计页面移除了“接受检测人数”和“检测结果呈阴性人数”两项。CDC此前一直因检测能力不足而饱受批评,移除上述两个统计项目的举动又恰恰发生在美国政府承诺将扩大检测范围之后,因此许多人质疑,CDC删去两项统计数据,是为了避免政府承诺没有落实遭打脸。

疫情当头,为了防止公众因为负担不起经济成本而耽误就医,一些州正在想办法。例如,纽约州政府发布指令,要求该州医保公司不得要求就医者分摊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急诊室费用、紧急护理费用等。但此类规定并不能涵盖所有医保类型,从中受益的公众数量将较为有限。例如,大多数由联邦政府监管的雇主医保计划并不涵盖在该指令内。此外,据报道,特朗普政府也正在考虑动用一项国家灾难救助计划,向医院支付费用,以为无医保的新冠肺炎患者提供救治。但截至目前,该举措也并未正式发布。

范德比尔特大学医学院的传染病专家威廉·沙夫纳称,在新冠病毒检测方面,其他国家是在赛跑,美国则是在踱步。纽约市威尔·康奈尔医学院住院医师马修·麦卡锡表示,“新冠病毒已经在美国传播了几个星期,我们没有检测到它,因为我们没有进行适当的测试”。耶鲁大学教授、医疗管理专家霍华德·福尔曼甚至对《商业内幕》表示,目前美国已有10万人遭感染,这也并非不可能。

长期以来,大量研究表明,保险不足或者没有保险,让许多美国人不敢求医。“石英”网站的报道称,美国居民2017年的平均医疗支出为1122美元,远高于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同时,美国人去看医生的次数却少得多,2017年平均去看医生4次,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数据为6.8次。《时代》杂志援引美联储的调查显示,近40%的美国成年人表示,自己无法用现金、存款或较易还清的信用卡来应付400美元的紧急情况。医疗问题专家还表示,此次疫情期间,高额免赔额对患者就医意愿的打击将更加明显,因为多数医保的免赔额从1月开始新的计算周期,这就意味着在现阶段,许多美国人如果因为新冠肺炎就医,很有可能需要自掏腰包。

另外一个让美国公众十分挠头的问题是当前CDC对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统计问题。就在记者撰稿时,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破400例,而此时CDC官网上的相关数字却还停留在213,大部分州的数字更是只用“1-5例”这样笼统的表述来概括。这让许多原本以为能从CDC官网获得最全面信息的民众感到十分不解。

总体而言,美国复杂的医保体系和高昂的就医成本,将客观上加剧美国应对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难度。曾在2009年美国应对甲流大流行时担任CDC代理主任的理查德·贝瑟在《华盛顿邮报》撰文称,普通美国民众在疫情中保护自己和家人的能力取决于其收入、获得医保的机会和移民身份等因素,许多长期问题将暴露得很突出。乔治城大学教授塞布丽娜·科莱特认为:“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有很多漏洞,而且它的设计不适合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这样的公共卫生危机。”(郑琪)

检测不力的另一个后果是直接“拉高”了新冠肺炎在美国的致死率,而这又增加公众对疫情的担忧情绪。以目前的数据计算,新冠肺炎在美国的致死率超过了4%。《福布斯》杂志网站就此问题刊发文章称,美国目前是新冠病毒造成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原因是实际确诊病例数量较少,且最近在华盛顿州去世的老年人数量较多。该文作者强调,这一现象出现并不是因为美国的新冠病毒比其他70多个国家的病毒更强,只是美国的检测水平一直很低,导致确诊病例数量这个分母较小。

据美国医疗专家盘点,公众前往商业医疗机构进行新冠病毒检测,很有可能面临检测费、急诊费等多类费用。就医者一旦确诊,还将进一步面临诊疗费、甚至住院费。这些费用往往不低,出现天价账单,也不是不可能。最近,迈阿密一名男子在从中国返回美国后出现呼吸道疾病症状,上医院检测,结果被测出是感染季节性流感(而非新冠肺炎)。该男子随后收到了一张超过3700美元的账单。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对父女从武汉撤回美国后,按美国政府要求进行隔离,期间按要求接受了一定医疗服务,最后收到了超过3900美元的医疗账单。

连日来,对于该问题,特朗普政府始终强调,CDC以及各地公立卫生机构将免费为公众提供新冠病毒感染检测。这一点固然不假,但却无法消除公众的担忧。为了提升检测能力,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目前已经下放权限,允许全美有资质的医院实验室开发并使用自己的检测试剂。这意味着下一步美国公众寻求新冠病毒检测,将更有可能在商业医疗机构进行,而这些机构则很有可能为相应的服务开出账单。

在未来这场以预防为主的战役中,由于病毒的长期存在,它会持续不断地提醒人类要加快速度研发出有效的疫苗。乙肝在中国被控制也为中国和世界控制新冠肺炎提供了相似的路径、经验和可复制的模式。20世纪80年代中国乙肝患病率比较高,1992年全国病毒性肝炎血清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中国1岁至59岁人群乙肝病毒表面抗原携带者高达9.75%,全国约1.2亿人感染乙肝病毒。

首先曝光此事的是一位叫贾德·勒格姆的记者,他在个人推特上写道,“CDC已经停止公布在美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的人数……这是掩盖”。随后,美国威斯康星州民主党众议员马克·波坎致信CDC主任,要求公开数据。“美国人正在死去,”波坎在信中写道,“我们应该知道有多少美国人死于新冠肺炎,我们应该知道有多少人接受了新冠病毒的检测。”3日,波坎发推特表示其还未收到CDC的回应,并怒斥道:“美国人民有权获得答案……你们的沉默震耳欲聋!”

2012年5月,世卫组织正式承认,中国实现了将5岁以下儿童慢性乙肝病毒感染率降至2%以下的目标,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树立了典范。

消费者可以下载人民日报客户端,通过客户端热点频道进入投诉平台填写投诉信息。人民日报新媒体和直播电商研究基地将发布相关报告,并对其中的典型案例进行曝光。

在越来越多普通美国民众为疫情蔓延感到忧虑的同时,有许多人也不得不为另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发愁——如果自己出现呼吸道疾病症状,前往医疗机构检测新冠病毒,究竟能否负担得起随之而来的医疗账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