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州圣他克拉拉县风险等级上调将关闭室内用餐

中新网11月16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近期,北加州湾区疫情突然快速增加、住院率大增。10月初以来,圣他克拉拉县(圣县)每天平均新增病例数增加了一倍以上。随着病毒传播与住院人数增加,湾区各县卫生官员针对病毒容易传播的室内活动加强了更多规范。

圣县公共卫生局长柯迪(Sara Cody)于近日宣布,圣县又回到较严重的红色风险等级,并将关闭室内用餐,新的圣县活动限制将于17日凌晨12时开始生效。

“艾滋病刚流行时,好多地方缺医少药。”蔡卫平记得,十几年前他们到河南驻马店等地驻镇驻村指导艾滋病防治,村长把村里感染HIV的人叫到一起,大家坐在村委会的院子里看病。一些患者因药物引起的皮疹相当严重,但村医无法处理……这些窘况让他认识到:要改变艾滋病防控困境,必须下沉到基层。

柯迪表示,建议民众随时戴着口罩,避免拥挤的环境,并且尽量将活动移到户外,是控制病毒的主要关键,在室内环境下,戴着口罩只能部分减缓新冠病毒飞沫和气熔胶传播的风险。

尤其年底假期即将到来,加上天气渐冷,圣县卫生官员特别担心人们聚集在室内导致疫情加重,若疫情没有减缓的迹象,圣县恐关闭更多设施与活动,来抑制疫情增加。

从抗“非典”到战“新冠”的一线老兵

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来袭。作为广东省新冠肺炎专家组成员,蔡卫平像17年前抗击非典时那样,再次冲到了救治一线。

两个多月后,国家发改委发布《公共卫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设方案》。对比文件中的许多专业提法,蔡卫平相信建议被采纳了。“不仅是提法,很多字眼都是一样的。”蔡卫平开心地说,通过自己的一点点努力,推动公共卫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设方案的落地,还挺有成就感的,“毕竟一辈子能遇到这样的机会不多”。

柯迪表示,圣县病例数急剧增加,17日凌晨起圣县将从橙色又回到红色等级,除非疫情能够快速控制下来,否则圣县很有可能将在几周内,又会从红色升级到更严重的紫色等级,因此17日凌晨起将关闭室内用餐。

柯迪表示,在没有口罩的情况下,室内用餐是一个高风险的活动,除了关闭室内用餐外,同时也呼吁所有人不要和同住以外的人士聚会和用餐,小区必须团结起来,采取行动,让病毒得到控制。

人大代表心中的“患者最大”

“只有时刻心系患者,急患者之所急,才能发现那些平时不易察觉的痛点;只有走出诊室,走到基层病患中间,才能开创真正有效的医治方案。”这是蔡卫平37年从医的初心。

蔡卫平是全国从事艾滋病治疗的临床医生之一,在我国较早开展了艾滋病的规范化高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艾滋病机会性感染谱的调查以及其药物预防与治疗等研究工作。

在同事眼里,再揣着提防心的患者,遇到蔡卫平就疑虑全消。“他理所当然是‘最美’的!”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三科主任何浩岚说,除了专业,更重要的是蔡卫平对患者的同理心。

“我喜欢挑战,做医生的最高境界就是治好别人看不好的病!”在蔡卫平的推动下,多项针对艾滋病患者的人性化政策落地。在广东,艾滋病病死率降至3%以下,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当全社会聚焦救治新冠病人时,蔡卫平警惕医疗次生灾害的发生。“不能把病区都撤了,否则其他传染病人得不到及时医治。”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保留了1个重肝科和2个感染科,让艾滋病、肝病、疟疾、重流感等病人有了保障。

非典时期因为太疲惫,蔡卫平不幸被感染,并迅速发展为重症。病情最严重时,他不肯进ICU,坚持无创辅助呼吸,实践广东用药方案。20多天,蔡卫平挺了过来,亲身检验了正在探索的用药方案是正确的。“熬过了这样的痛苦,才真正体会到做病人的感受与对医生的依赖。”

作为感染科专家,蔡卫平总是尽快回应公众对疫情的疑问,最早解释复阳现象、提出超长潜伏期是个案、科普群体免疫……

艾滋病防治的“守护神”

尽管获奖无数,但蔡卫平总是轻描淡写地说,这只是对过往工作的肯定。“我希望在自己能力范围内,为患者多做一点事。”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最高峰时,该院收治确诊患者近300例,同时有3个重病号上了ECMO(体外膜肺氧合)。许多专家倾向于用重药,甚至4种抗病毒药联用。但蔡卫平反复呼吁,不能多种药物联用、大剂量用药,否则产生的副作用可能比好处还多。

30多年来,他已带领团队,成为全世界最大艾滋病抗病毒治疗点的“守护神”。他所在的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科,承担了广东省近三分之一艾滋病患者的治疗和随访工作。

华裔居民邱卓劭表示,即便圣县10月开放室内用餐,仍不敢在外用餐,担心餐厅用餐的危险性,加上近来疫情转差,考虑连超市和餐厅都选择外送服务,先尽量少出门,降低风险。(江硕涵)

经历了抗击非典和新冠肺炎两次战“疫”,蔡卫平对重大疫情防控机制进行了更深入的反思。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他向全国人大提交了“关于建设平战结合的综合性传染病医院,应对各种重大疫情的建议”。

从1983年毕业从医至今,不管是艾滋病,还是登革热、埃博拉、H7N9禽流感、非典、霍乱、新冠肺炎等传染病,蔡卫平总冲在最前。

圣县卫生局表示,自从10月中旬开放室内用餐后,发现病例数也跟着增加,主要原因是顾客必须摘下口罩吃饭,因此柯迪及本区其他专家得出结论,必须关闭室内用餐,遏止病毒的传播。

为了改变这一现状,蔡卫平四处奔走,与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密切合作。终于在2003年,广东将艾滋病防控和治疗的定点医疗机构落在各级医院。

蔡卫平发现,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在全国都是疾控中心(CDC)管理艾滋病患者,甚至直接参与治疗。这一模式往往无法理顺CDC与医院的关系,以至于在治疗上出现一些不规范的情况。

后来,蔡卫平牵头制定了《广州市艾滋病及常见机会性感染减免费药物治疗实施办法》,最大限度保障艾滋病患者权益,被称为至今国内最好的“四免一关怀”地方政策。

在蔡卫平看来,医生是唯一能让人把命交到自己手上的职业。“每次看到病人的眼睛,我就会告诉自己一定要用尽全力,把生的希望带给更多人。”

新冠肺炎传播更快、防控难度更大,患者也更多。但这次,蔡卫平很淡定。他强调加强院感防护,保证医护人员休息;将疑似病例、确诊病例分类收治,避免交叉感染。1月17日,该院嘉禾院区综合ICU接诊第一例新冠肺炎疑似患者,蔡卫平凭借专业素质和敏锐直觉,科学调整隔离病区,迅速制定诊疗流程,为后来高效救治赢得宝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