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宿阿森纳强大之处是攻击线其他位置很平庸

阿森纳2比1击败西汉姆,利物浦名宿索内斯在评球时称,枪手的进攻线才华横溢,但其他位置就显得平庸了。

“今晚阿森纳赢得很幸运,我认为这显示出,他们在攻击线上是有创造力和真正强大的火力的,”索内斯在天空体育说,“我认为阵容其他位置看起来平庸,随着赛季进行,这可能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近期发行的很多新基金募集期限设置了90天的上限,说明基金公司认识到了大量基金发行,同档期中同质化竞争所面临的困难。”华南一家银行系公募人士表示。

在债券市场低迷,债券型基金表现乏力,新发基金同质化竞争的市场格局下,新基金再现募集失败。

针对上述现象,北京一家中型公募市场部人士表示,今年债市面临较大调整,债券基金发行呈现“冰火两重天”:针对机构端的摊余成本法债基,确有大量低风险低收益的机构资金存在需求,他们希望公募实行买入持有策略,不做波段,并投入百亿级的资金体量买入这类产品;针对散户端的新债基,主要以保成立为主,希望能够快速成立并尽快投资做出业绩。

9月2日,宝盈基金公告称,因基金募集期限届满,宝盈盈瑞纯债未能满足基金合同约定的备案条件,该基金的基金合同不能生效。至此,年内募集失败的基金数量达到17只,逼近去年募集失败基金数量的总和。

设计和布局强调前瞻性

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2日,今年以来已经有15家基金公司旗下的17只新基金发行失败,逼近去年全年的20只。从基金类型看,债券型基金达到11只,是募集失败的主流产品类型,其中,中长期纯债型基金9只,债券指数型基金2只;权益类基金有6只,其中,混合型基金5只,被动指数型基金1只。

除了市场原因外,新发基金众多、主代销行难找也是新基金募集失败的重要因素。

17只新基金募集失败

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2日,目前正在发行的基金有102只,其中,债券型基金达42只。目前正在发行的基金中,多达40只基金发行日期距离获批天数超过170天,接近6个月的上限,且有60只基金设置了90天的最长募集期限,占比高达六成。逼近逾期大限的新基金“清库存”也引发了近期基金发行的一轮小高潮。

“该基金用满了法规所允许的两个最长期限:一个是拿到批文之后必须在6个月内开始募集,另一个是最长3个月的募集期限,但最终还是募集失败,由此可见该基金的发行确实遇到了相当大的困难。”资深基金研究专家王群航说。

“当你在进攻端有特别的创造性球员,还有球员能把握机会,这在今晚带来了不同。在进攻端,阿森纳非常出色,而其他位置就不是这样了,接下来九个月我们会看到的。”

上述华南银行系公募人士也表示,新基金发行竞争加剧,基金公司应该前瞻性做好产品设计和布局,尤其是针对市场走势变化,可以顺应市场趋势、渠道的发行档期安排、投资者需求等,推出能长期为投资者赚钱的基金,才不至于被动“卖”基金。

事实上,由于今年债市表现低迷,债券型基金已成为发行失败的“重灾区”。公开数据显示,截至9月2日,从今年4月底债市创下本轮行情高点以来,近3个月中债总财富指数下跌3.37%,同期不少债券型基金也录得负收益,对债券型新基金发行也造成了较大的负面影响。

上述北京中型公募市场部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现在新发基金较多,部分基金可能没有主代销,不会纳入银行分支机构考核的重点基金,也不会保成立。“一般而言,银行渠道每个月会重点代销20只左右的新基金,并重点代销本行托管的基金,总行层面会自上而下督导销售,计入分行、支行的考核重点,每天跟进销售进度,这类产品保成立难度不大。如果无法进入主代销,基金公司会追求辅代销,但由于考核系数、销量要求偏弱,这类产品就不会保成立。”

公开资料显示,宝盈盈瑞纯债债券基金于2019年12月4日拿到中国证监会“准予注册募集”的批文,募集期为今年6月1日至8月31日。

王群航指出,按照今年以来的新基金发行速度,今年极有可能是中国公募基金有史以来的发行最大年。随着发行数量的增多,发行失败也将是市场中的“新常态”,这也给基金公司的产品设计部门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